返回

希望

编辑: 责任编辑: 发布时间:2019-09-21 查看次数:31

本报首席记者 许鹏昊


    8月30日,任泓瑾和母亲来到了内蒙古民族大学。

    “一方面刚开学带的东西多,路途远,母亲不放心。另一方面,母亲想来我将待4年的学校看看。”9月17日,任泓瑾说。

    内蒙古民族大学在内蒙古通辽市,这是任泓瑾和母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离家到这么远的地方。

    8月5日,任泓瑾收到了内蒙古民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在为考上理想大学而高兴的同时,任泓瑾也为学费和生活费发愁。

    任泓瑾的父亲以前是四矿职工。2003年,任泓瑾的父亲因病不得不从岗位上退了下来,母亲也下岗了,一家三口人的生活顿时陷入困顿。

“那段时间,父亲饱受病痛折磨,母亲一个人辛苦支撑着这个家。我童年待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医院。有时候,看到别的小朋友跟着爸妈去游乐场玩,不懂事的我还问爸妈为什么别    人能去游乐场,而我只能待在医院。爸爸听了闭眼不说话,妈妈听了转身拭泪。”任泓瑾回忆说。

    考虑到任泓瑾家的困难,四矿将其作为帮扶对象,不但在任泓瑾父亲治疗期间给予一定资金和人力帮助,而且逢年过节都会去任泓瑾家里慰问。

    “家里除了低保收入,母亲还找了一份交通协管员的工作。那时候家里条件非常差。有一次在超市,我给母亲说我想吃饼干,母亲看了半天也没舍得买。”任泓瑾说。

    虽然几年间到处寻医问药,花光了家中的积蓄,还欠下不少外债,但2007年年底任泓瑾的父亲还是去世了。当时,任泓瑾才6岁多。

    生活上的拮据并没有影响任泓瑾母亲支持女儿学习。

    “只要是学习上需要花的钱,母亲从来没有犹豫过。母亲一直叮嘱我,未来的人生只有靠自己努力,一定要好好学习。”任泓瑾说。

    任泓瑾清晰地记得,她上初中的时候,有一天母亲过马路时被出租车撞了,中午没有去接她,而是让她到同学家吃饭。“过了一星期我才知道这件事。我‘埋怨’母亲不告诉我,她说撞得不厉害,不想让我在学习上分心。”任泓瑾说。

    2016年,任泓瑾的母亲失去了交通协管员的工作,一家人的生计又成了问题。很快,任泓瑾的母亲又找了一份家政服务工作。

    “母亲工作很辛苦,下班回家腰酸背痛、头晕眼花。我劝母亲别太辛苦,但她说要趁着还能干得动多干点活儿,给我攒钱,让我上大学用。”任泓瑾说。

    8月23日上午,四矿举办2019年“金秋助学”活动资金发放仪式,包括任泓瑾在内的52名学生受到了资助。任泓瑾代表受助学生发言。她说:“矿上的资助对我们家来说是雪中送炭,让我圆了大学梦。矿上的叔叔阿姨还和我谈心,鼓励我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,好好学习,好好孝敬母亲。这些我都记在心里,我会努力学习更多知识,使自己成为品学兼优的栋梁之才,更好地回报企业。”

     8月13日是中秋节,任泓瑾和母亲通过微信视频聊了会儿天。

    “前段时间,母亲和我朋友聊天时说,等我上学了,她想找份月嫂的工作干。我知道后劝她别找了,我上学可以勤工俭学,而且学习好的话还有奖学金,不用她担心,但她说一定要试试,不让我把时间用到其他事情上,让我专心学习,争取考上研究生。”任泓瑾说。

    视频聊天时,任泓瑾让母亲一个人在家照顾好自己,不要太辛苦,母亲叮嘱任泓瑾好好学习,在生活上不要委屈自己。

    几天前,任泓瑾的母亲找到一份月嫂的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