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杨青巍:参与“人造太阳”的每一次迭代升级

编辑: 责任编辑: 发布时间:2019-09-21 查看次数:29

    前不久,在位于四川成都的中核集团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内,中国环流器二号M装置(HL-2M)的核心部件主机线圈系统成功交付。自此,HL-2M进入总体安装阶段,预计明年6月份前后可投入使用,我国离实现受控核聚变的梦想又近了一步。

    HL-2M项目总工程师杨青巍解释,太阳发光发热,靠的是它内部的核聚变反应;氢弹爆炸也是核聚变反应,但无法加以和平利用。托卡马克装置使热核反应在一定约束区域内,根据人们的意图有控制地进行,即受控核聚变,因此该装置被通俗地称为“人造太阳”。受控核聚变几乎不产生污染,因此“人造太阳”成为人类的“终极能源梦想”。

    杨青巍说自己是幸运的,因为他参与了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“人造太阳”每一次的迭代升级,见证着中国受控核聚变研究在几十年间实现从“跟跑”到“并跑”的飞速进步。

    “跟跑”:跑得很苦,但也跑得很稳

    1983年,杨青巍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,进入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工作。那时候,我国受控核聚变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,中国环流器一号装置(HL-1)即中国自己设计制造的第一代“人造太阳”还未安装完成,杨青巍就跟着老前辈们做一些辅助工作。

    1965年,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的前身西南585所在四川省乐山市组建。杨青巍回忆,那时没有图纸和相关技术资料的支持,老一辈科学家只能凭借一些零星的国外论文资料,自己琢磨,搞研发。即便如此,老一辈科学家还是做出了我国自己的托卡马克装置,具备了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条件。

    “那时‘跟跑’,我们跑得很辛苦,但也跑得很稳。”杨青巍说。

    “并跑”:从带“耳朵”参会变成带“嘴巴”参会

    1984年,HL-1投入试验。到1992年,科学家在该装置上开展了8年等离子体实验研究,取得了400多项科研成果。随后,由杨青巍负责设计,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在HL-1的基础上,改造升级建成HL-1M,使我国拥有了当时国际先进装置具备的各种研究手段。

    “进入21世纪,我们的受控核聚变研究迅猛发展,在国际顶级期刊发表的论文数量猛增。”杨青巍说,这个阶段,我国科学家在国际学术会议上,也已经越来越多地发表自己的见解了,“经过几十年发展,我们终于从带‘耳朵’参会,逐步变成带‘嘴巴’参会”。

    2006年,我国与欧盟、印度、日本、韩国、俄罗斯和美国共同草签协定,实施“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(ITER)计划”。杨青巍说:“我国作为七方之一,承担了约9%的研发制造任务,这也表明我国在受控核聚变研究领域,跨入了与国际‘并跑’的阶段。”

    有望“领跑”:希望“人造太阳”首先点亮中国的电灯

    近几年来,杨青巍明显感觉到,来到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交流、借用设备做试验的外国同行越来越多了。

    担任HL-2M项目总工程师、全面负责HL-2M总体设计和建造工作的杨青巍,在30多年间亲历了我国几代“人造太阳”的迭代升级,每一次升级都让他特别自豪。

    但杨青巍也指出,中国目前核聚变的研究只能说在某些技术上有所突破,并非达到全面跟上或赶超。目前正在进行第二轮设计的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计划如果顺利完成,中国将可能真正实现“领跑”。未来希望“人造太阳”首先点亮中国的电灯。